返回列表 发帖

[原创] 继续同人坑

记得去年还是前年弄了一个同人杂文的坑,弃之,继续挖。想来想去还是短篇的好YY,随便写几个吧。

其他声明:

1、登场人物如无声明均为影视作品或现实存在的人物,地点、事件等在不涉及争议的范围内均为实际存在、发生的。有需要者可以单独介绍。

2、登作为非反面人物出场,与渡相识

3、仅为娱乐,想看高水平的文请移步同人区其他网友创作的文章

4、读者希望的出现的内容可以留言,将视情况考虑

5、篇幅之间可有关可无关,整体不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

下帖开始正文,不保证每次发整篇。

第1篇
夏日的周五深夜,京广中心某外资贸易公司,凭着清凉油聊胜于无的刺激,垂头丧气的渡处理完毕最后一份延迟交货通知,扯下领带,拖着疲惫又心急的身躯赶去公交站。毕竟夜班车是定点的,间隔足够打一盘桌游。说到桌游,一向体育万能的渡却只能认栽。某日与四个小女生对战德国心脏病,一张牌都没抢到,自己倒是快被气出心脏病。算分时渡不忍吐槽到:
“我说……大野同学你们果然是专业的。”
“只有设计师才能称为专业,大家一块玩就图个开心。”大野翠深沉的扶了一下眼镜,随即话锋一转,“您的经历是桌游设计者的宝贵财产,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希望您能帮助我们开发这款彩虹之山游戏。”
“我是男1吗?”
“很遗憾,我们四位都认为请平行世界的渡君更有助于人气提高……”
“这也……很正常,”渡故作满不在乎,实际上被人嫌弃比不被知道造成的心灵伤害更严重。
之后,渡把少时的日记挑了几篇扔给了大野翠,听过游戏已局部发行过,然而至今也没收到过一日元的酬谢。

渡总是不愿去想这些,但是相对于升职机会被领导安排的后辈当众抢走,又被任命为后辈的非全职助理一事,渡倒是觉得一个没用的自己本来就是这种尴尬的归宿。
夜XX路缓缓进站。
“每次都是这样。这群代驾怎么也应该考虑一下别人。”
从密排的电动车中穿越到车尾部的并排座,对于渡来说甚是艰难,刚落座渡就泛起嘀咕。
“尊敬的战部君,可是我记得您也用过几次代驾。”边上座位的一位渔夫帽女士竟用日语直接怼
“您认得在下?”渡一时惊愕,困意全无。
“当然了。”
“您是……文仪?”
“您上错车了,这不是30年前的车,您也不是退休干部。”
“开个玩笑,在下实在是一时没想起来。”
“两年前的冬日,东京塔边上的人行横道,您的中国居留证……”
渡这才想起来那个瞬间。仅仅5s的时间她就能完全记着一个陌生人——同时还送上一个堪比赤名莉香的微笑。
“这位果然深不可测,等等,怎么胃疼起来了?难度自己……被剧本了?”渡眼前迅速闪过一个名字,她辍过学,会做咖啡做贝果
“您是no……”
“Binbon,您的记忆力很强呀,不像那位同龄人。哦,叫我小晴就行。”
“看来世界不大吗”
“是动画圈太小了哦”
(暂定未完结)

TOP

数字君的文风也是对话式的,让我想起自己曾经的同人文……

TOP

发现没有灵感了原构思也大抵废掉了……索性开启随笔模式。

(接2楼上文)
“小到没有观众见面会,不需要签名签到手抽筋。哦对了,前几天在十条桥给签过认定书。”
“难不成是交通事故认定书?嗯,单方?不像英雄的风格。”
面对阅人无数的野中,渡只有唉声叹气的份。“我报的警,最后签的全责。对方也是个名人……过去的。”
“烦您说来听听呗。改日请您中纺街XX汉堡。”野中来了兴致
“现在想想也理解不能……怎么就那么寸。那桥底下辅路是新改造的混行车道,到跟前才想起来怕违章赶紧向内并。我时速没过40,他冲过来把我怼到路缘石那,前轴坏了,车内饰有掉的,前门变形,本来就有点漏的机油这一撞漏的更多了……这还没完他情急之下趁势左打有点过,前杠又撞灯杆上,引擎盖直接折纸作品。”
“走保险呗。”
“还没等下车找他,这位仁兄就冲过来硬拽我车门。我缓了一下才下来,结果他火力全开全英语喷我,他那是美国进口车就近没地方修去,非要赔美元,什么素质低、意识差、驾照买、脖子焊、黄金刹车片挨个全蹦出来。”
“听得出来这位老兄不是善茬,或者他很着急烦躁的,这才火大。”
“我想他一直就这样吧……这位老兄的西装粘扣鞋配护目镜,倒是着实给我惊着了。”
“好吧,我大概知道他谁了。这些日子他应该是正为分公司落户天津的事发愁、跑腿,同时还要出席情敌的新书发布会赔笑脸。”
“嗯……您光开咖啡馆不行,得再开一个侦探事务所……”
“呵,我可比不上小学生。前几天人家正好光临我们终点,被老顾客认出来了,聊了半天过去。时不时就谈到对他那个作家情敌的抱怨和无奈。”
“究竟是世界小导致圈子小,还是圈子小让我们的世界也小呢。”
“太哲学了,这事得问博士。”
“最后他说保险应该还够,也没找我麻烦。我们各叫拖车,他打车临走时甩给我一句,在这里撞车是不会穿越到数码世界的哦。
“其实本宫君还是很幽默的,或许这就是支撑他的动力吧。据他说辽宁的业务连续数月都赔过百万,人家不止损还楞接着在京津冀开拓业务大量采购。”
“唉……感同身受……对了,您这么晚出来又是为啥?”
“当然是为了店里……没什么要紧的事,第一次体会京城的繁华夜景。”
“恐怕您不是第一次坐这车吧?一般人走没去过的道路,总是会不自觉地看着沿程事务,无论昼夜。所谓繁华,不过是一路上昨日的产物。比如说,街边那些清洁车。”
“您不应该这么打击一个女孩子!反正陆生君不会这样。”
“有为难之事?不介意的话说来听听。”渡不知哪来的英雄气概。
野中沉寂些许,不太情愿的道出实情。
“开新店的预算稍微定的低了一些,银行那边也有些麻烦。嗯,这几天……应该就……能解决。”
“我认识几个相关行业朋友兴许帮上。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店?酒吧还是咖啡馆?”渡听出野中的忧虑。
“不怕您笑话,杂烩型的咖啡馆,桌游、艺术、酒吧等等,要啥有啥,无论追求什么的顾客都能惬意的品茗歇息。”
“起点相当有水准呢。论经验论人脉您都是佼佼者,当下的事解决了后面自然就一片开阔。”
“老司机也有翻车之时,况且我这刚第二家店。没事没事不会麻烦您。”
“不问问这么知道呢……我尽快联系他们。”
“我这可是不情之请哦,我只希望您友人在利息和要账方面不会……太强硬……哦,我到站了,人民大学。这是联系方式,我们改日再聊吧。感谢您的帮助,您也早点到家吧。”
“哪里的话。”渡听到人民大学四个字才反应过来,已过站将近十多km了。这个点对面也没车,只能用留着寿喜锅的钱叫了快车。

TOP

意识流数字君……

TOP

返回列表